云豆

中二学生,伏见厨,男神云雀和卷福

论尊哥与化学学科的相性


老师:用一氧化碳还原氧化铜,如何处理尾气?
宗像:用酒精灯点燃尾气,生成二氧化碳。
尊:烧。
宗像:……

老师:如何检验铵根离子?
宗像:调PH至碱性,加热,用湿润的红色石蕊试纸检验气体,若变蓝,则存在铵根离子。
尊:烧。
宗像:……

老师:如何鉴别苯、乙醇和四氯化碳?
宗像:点燃,观察燃烧现象。由于碳含量高,苯燃烧时有黑烟;乙醇燃烧时火焰明亮;四氯化碳不可燃。
尊:烧。
宗像:……

老师:如何从氯化钠溶液中得到氯化钠晶体?
宗像:取溶液置于蒸发皿中,用酒精灯加热蒸发结晶,同时不断用玻璃棒搅拌。当出现大量晶体时停止加热,剩余少量液体用余热蒸干。
尊:烧。
宗像:……呵。

老师:如何除去碳酸钠中的碳酸氢钠杂质?
宗像:加热使碳酸氢钠分解,生成二氧化碳、水和碳酸钠。
尊:烧。
宗像:……野蛮人。
尊:啊……

老师:如何从萃取液中得到碘单质?
宗像:加热,碘升华
尊:烧。
宗像:果然是野蛮人。阁下就只会这一句吗。
尊:呵……烧了。
宗像:哼……
老师:周防尊你给我粗去!
尊:啊……

————————————
厉害了我的尊哥。

突发的脑洞,来自一位复习化学到疯魔的孩子………………

伏见的寿司 part 4 green

ooc……真的要放弃了……渣文笔……(╥╯﹏╰╥)ง
————————

  “小猴子,喜欢青椒吗~”
  “不要,这种事你不是最清楚吗……”
  “Soga……小猴子不说我可不知道哦~”
  “啧……等等,不是说了不喜欢吗?!”
  “嗯嗯~”说着又放了一根青椒。
  “啧……”
  “真是可爱的表情啊……小猴子小猴子~要加西兰花吗~”
  “啧……
  “要好好回答我的问题哦~小猴子~””
  “不要……(小声)恶趣味的大人……”
  “嗯哼~小猴子~又在说我坏话了吗?说人坏话可是要受到惩罚的哦~”
  “不,并没有。”
  “呀嘞呀嘞不可以说谎哦~小猴子~说谎的孩子会被狼叼走吃掉哦~”
  “啧,什么时候你也会开这种弱智的玩笑啦,那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
  “欸~小猴子真是一点也不可爱啊~这种时候不应该一边哭鼻子一边扑到爸爸怀里哭喊着‘Niki好害怕啊,我不要被狼吃掉’什么的吗?”
  “哈?你在想什么啊Niki,脑子坏掉了吗?啧,哭鼻子什么的,扑到怀里什么的……那种事,那种事,绝对不会发生!”
  “哈哈哈哈,炸毛了~我家小猴子太可爱了~”
  “啧……”
  “小猴子小猴子~”
  “又怎么了?”
  “要吃菠菜吗~小猴子~”
  “啧……”
  
  “哟,完成了~”伏见仁希把榨汁机中的蔬菜汁倒在杯中,绿色的粘稠液体不时冒出一个个气泡,令人毛骨悚然。
  “小猴子~来尝一口吧~很好喝的哦~”伏见仁希端着杯子不怀好意地向伏见猿比古走近。
   “哈?!我拒绝!”一边说着一边后退躲避。
  “小猴子~要听话哦~是爸爸没有调教好你吗~小孩子要乖乖听大人话哦~乖~张嘴~”
   “啧,都说了不要了!离我远一点!”
   “小猴子这样做伤透了爸爸的心啊~真是伤心地快要死掉了啊~”
   “啧,谁管你啊……快把它拿走!”
   “捕获一只小猴子~” 伏见仁希一把把伏见猿比古抱在怀中,揽着腰提了起来,“来喝一口吧~小猴子~要乖哦~”
   “不要!放开我!”伏见猿比古不断挣扎着,却无济于事。
  “喝一口吧~很可口哦~放弃挣扎吧小猴子~来,张嘴~”
  “绝、对、不、要!那种东西……死也不要喝!”
   “……那就算了吧。”伏见仁希忽然放下了伏见猿比古,把手中的杯子放在桌上。
  “哈?!”伏见猿比古顺着惯性冲出去几步,跑到门口,躲到门后,探出头警惕地瞪着他,不敢相信他就这样简单地放过自己。
  伏见仁希背光站着,侧着身子看着伏见猿比古,不知在想些什么,脸上的表情看不大分明,显得有几分落寞。
  “Niki……”伏见猿比古有些不安地叫了一声。
  抬起头,伏见仁希像往常一样恶劣地笑着,“呀嘞呀嘞,小猴子~我们去准备接下来的材料吧~还是说小猴子想要尝尝这东西的味道呢~我很欢迎哦~”
  “啧……”就知道那家伙没什么可担心的。
  “快点过来哦~小猴子~过一会儿饭煮好了就来不及了~”
   “哈?你什么时候煮的饭?”
   “秘~密~”
   “啧……”

————————
part  4  end
TBC

伏见的寿司 part 3 red

被自己的渣文笔打败了……ORZ
ooc和bug什么的无视就好……
下午发part   4
————————————

  酒吧笼罩在一片少见的安静中,暗淡的灯光使人昏昏欲睡,唯有厨房里不时传来的锅碗碰撞的声音以及细小的滴水声,为这寂静的空间带来几分生机。
  安娜小心翼翼地挤压着包在纱布中的番茄,红色的汁水渗透出来,顺着盘子的纹路蜿蜒流动,随后从盘上的小孔流入下方的碗里,发出嘀嗒嘀嗒的响声。
  伏见站在洗手台前,心不在焉地揉搓着书中的米,略有些混浊的白色液体顺着指尖流下,不知想到了什么,伏见小声啧了下舌。
  所以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本来今天趁八田下午不用打工,准备一起去打游戏,却被八田拉到了homra,又正好遇上了上门挑衅的混混,结果演变成了八田廉本跟着周防尊一起去端对方老窝,自己却被草薙留下来攻克对方的网络以及收集情报。
  变成这样算是不出所料。
  随后草薙接到下线的消息需要他亲自去处理某些要事,而安娜因为昨夜着凉发了低烧正在楼上休息,十束昨天为了采风去了邻镇,据说是要去照某种花期极短的花。所以最后自己不得不留守也是理所应当。
  攻克下对方防护墙找到需要的资料后闲着无聊开始修改自己上次编的程序,安娜醒来后肚子饿了,自己带她找寻食物无果后决定亲自做给她吃。这样的发展也是顺理成章……个鬼啊,啧。
  为什么会鬼使神差答应给安娜做寿司为什么今天那么巧所有人都出去了而且这么晚都没回来为什么一开始会同意misaki来酒吧果然都是misaki的错啊啧难?道不应该是跟misaki两个人一起打游戏然后像以往那样熬到凌晨相拥睡去导致第二天晚起忙得鸡飞狗跳最后打工迟到什么的才是正确的剧情发展吗啧为什么会变成独自留守酒吧还要给小孩子做食物啊啧而且寿司什么的…… 总会让人想起一些无用的回忆啧……
  “猿比古……”安娜的声音打断了伏见的思路,伏见转过头望向安娜。安娜小心地端着装得半满的碗,透亮的浅红色的液体微微晃动,反射出诱人的光泽。
  “啧……”伏见把被自己蹂躏了许久的米放在一旁,随意冲洗了一下手,接过安娜手中的碗,“这些事我来就好,弄撒了麻烦的还是我。”
  安娜小声应了一声,随即沉默,伏见再次咋了下舌。
  将锅中的水倒掉,全然不管夹杂在水流中一起流走的米粒,将番茄汁倒入锅中直至将米淹没,把还剩下小半碗液体的碗放在一旁,轻轻晃动了一下锅使米大致铺平,胡乱地用抹布擦了擦过锅底的水,把锅放入电饭煲中,盖上盖子,按下按钮。
  伏见漫不经心地把饭煮上,转过头看见安娜饶有兴趣地盯着碗中剩余的番茄汁,小声咋了下舌,“麻烦死了……”随后提高声音,“要喝吗?”
  “嗯。”安娜开心地点点头。
  “啧,麻烦……”伏见拉开橱柜,取出一个杯子,小心地把番茄汁倒入杯。砖头看了眼安娜有些湿漉漉的手,轻咋了下舌,弯下腰,把杯子递到安那嘴边,微微倾斜杯底,小心翼翼的让安娜抿了一小口。
  “感觉怎样?”
  “唔……有点酸……但是很好喝,很喜欢。”
  “只是普通的番茄汁而已……去把手洗一下,要准备其他材料了。”
  “猿比古……”
  “还有什么事?”
  “米饭和番茄汁……”
  “啧,用番茄汁代替自来水煮出的饭是红色的,仅此而已。”
  “好厉害……”
  “并不是什么特别难的事,”伏见顿了一下,声音低了下去,“而且,这种事也不是我的主意……”
  “?”安娜有些困惑地抬起头。
  “啧,没什么。走吧,去准备接下来要用的东西。”
————————————
part  3  end
TBC

[原创无cp]伏见的寿司(part 2 green)

  夕阳逼近了地平线,夜色开始降临。
  街道笼罩在一片让人窒息的寂静中,空气仿佛也凝固了,不见一丝风的痕迹。
  “嗒,嗒,嗒……”一个身影飞快的穿过小巷。那是一个年轻精壮的男子,上身穿着一件深灰色的运动衫,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的长裤,裤脚有些破损,右手紧握着一把一米多长的太刀。
  男子在一间酒吧门口停了下来,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装备,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 ,平复自己过分激动心情。
  右手握紧了太刀,抬起左脚用力踹开门,冲了进去。抬起手向右边一刀劈下,然后迅速翻过吧台,把吧台当做了掩体。
  一个半透明的身影从一边冲了出来,嘴里发出野兽般的嘶吼声,男子立刻举起手里的刀自下而上砍中了它。幽灵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消失得无影无踪。更多的幽灵陆续出现,男子镇定地不断变换位置,灵活挥舞着手中的太刀,动作十分流畅,心中数着自己杀死的幽灵的数量。
  幽灵越来越多,男子已不像刚开始那样从容,动作有几分迟钝,好几次都是堪堪躲过幽灵的袭击,但现在任然是男子占了上风。
  第一百二十只幽灵被男子击毙,消失在原地,酒吧里突兀地安静了下来,显得有几分诡异。男子更加紧张,更加用力握紧了手中的刀,屏息凝神地盯着楼梯口。
  他知道,还有十秒钟,最后一只幽灵,同时也是最难缠的一只幽灵,即将从这里出现。
  十,九,八……
   心脏砰砰直跳,呼吸逐渐加重,手指越发用力的捏紧了太刀的刀柄,双眼目不转睛地盯着紧了楼梯口。
  七,六,五……
  他已经在这间酒吧花费了许多时间了,这一次他做充足的准备,拼尽全力也要通过这个关卡,他已经等不及了。
  四,三,二……
  嘴角慢慢上扬,勾出一抹浅浅的笑,快了,快了……
  一!
  一双手重重的拍到了伏见猿比古肩上,他全身震颤了一下,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背后寒毛倒竖,直冒冷汗。手向上一扬,终端在空中划出一个优美的弧度,眼看就要掉到地上,一只手从身后伸了过来,抓住了终端。
  与此同时,前方的屏幕中传来一声痛苦的嚎叫,夹杂着一串极为尖利的笑声。 随后一切归于平静,一个嘶哑的声音幽幽地叹了口气,拖长声音缓缓说到:“you fault”
  “Niki!”伏见猿比古捏紧了拳头,气的浑身发抖。
  这是最近才出的一款策略动作类游戏, 在各个年龄阶段的人群中都广受欢迎,即使是像伏见猿比古这样六七岁的孩子也被它深深地吸引了。最近,趁着学校放假,伏见猿比古沉浸在游戏中无法自拔,一路势如破竹,却在最新的一关上卡了许久,每次都因为前面失血过多被最后的boss虐杀。这次他好不容易以近乎满血状态对上最终boss,却被伏见仁希破坏了,自然气得都要疯了。
  伏见猿比古握紧拳头,转过身,横眉倒竖,怒瞪着身后的人。
  那是一个年轻的男子,大概二十七八的样子,身上穿了一条故意做旧的露出脚踝的紧身牛仔裤和一件挂满金属装饰的黑色的修身衬衣。脖子上挂着一条银色项链, 耳朵上还扎着好几个耳钉, 腕上套着几个银镯,手指上戴了七八个不同款式的戒指,随着手的运动,饰品相互碰撞,叮当作响。
  伏见仁希用手指灵活地把玩着终端,好整以暇地看着伏见猿比古气急败坏的样子,笑得全身颤抖,直不起腰来。
  “哈,哈哈哈,小猴子你,哈哈哈哈,生气了,生气了,真是,真是太可爱了哈哈哈……”
  “Niki!”伏见猿比古再一次怒吼,伏见仁希爆发出一串更夸张的大笑。
  “啧。”伏见猿比古握紧了拳头,偏过头,闭上眼,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他知道,自己越是生气,伏见仁希就越开心。对他生气根本无济于事,只会白白地让他看笑话。
         “小猴子你居然会对这种垃圾游戏感兴趣,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又生气了吗?真是可爱的表情啊~小猴子,再瞪着我……就把你眼睛挖、出、来哦~”伏见仁希弯下腰,把脸稍稍贴近伏见猿比古。
  伏见猿比古有些不适地后退了几步, 又惹得伏见仁希大笑起来。
  “我有说错吗?这种简单到爆的游戏,随随便便就可以通关了。也只有小猴子你才会如此费力。不信吗……”伏见仁希直起身来,点开游戏,“小猴子~给我乖乖地看着,要一动不动地认真看着,不准眨眼哦~”
  伏见仁希控制着人物快速穿过大街小巷,游刃有余地避开一个个陷阱。如他说的那样,对于伏见仁希来说,这是个相当简单而无趣的游戏。
  “真是无趣的游戏呀,老套的剧情,弱智的陷阱,嘈杂的音效,拙劣的动作,跟打了马赛克一样的画面……垃圾……你是怎么忍受下去的啊……说起来,小猴子,连这种垃圾游戏都玩不过……莫不是跟那些蠢货待久了,智商变得跟草履虫一样了吗,呵……”伏见仁希不断喷吐着毒液,嘴角挂着一抹漫不经心的笑容,手指灵活地动着。
  伏见猿比古充耳不闻他恶毒的嘲讽,睁大眼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眼睛里闪着激动的光芒。
  伏见仁希瞟了一眼伏见猿比古,被他眼里散发出来的光芒怔了一下,手下一顿。眉眼柔和了一瞬,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一个罕见的不含恶意的笑容,呵,还真是个小孩子……
  “Niki!左边!”伏见猿比古忽然大叫,伏见仁希收回注意力,操纵人物躲开从左边飞来的暗器,但为时已晚,人物的血量瞬间下降了一半。
  “啧。垃圾游戏?哼,会被这种弱智陷阱伤到,Niki你也不过如此,说什么大话……”伏见猿比古仰起头,嘲讽道。
  “闭嘴,小猴子,不要碍事。我说过你只需要乖乖看着就好,我会赢给你看的。”
  “哈?你在说笑吗,才刚开局就失了这么多血,怎么可能……”
  “哦?小猴子不相信啊……要打赌吗?如果我赢了,我就把蟑螂塞到你嘴里哦~”
  “……如果你输了呢?……喂,那边有陷阱,笨蛋niki。”
  “我、知、道。小猴子给我闭嘴。 我不会输的,小猴子,等着吃蟑螂吧。”
  “啧……”
  
   “这,这不可能……”伏见猿比古一脸震惊地盯着屏幕。
  “哟,小猴子,看来是我赢了呢~”伏见仁希斜靠在墙上一手插在裤兜了,一手向下抛着终端,得意地看着屏幕上显示的“you win”
  “小猴子,你想吃什么口味的蟑螂呢~我推荐直接生吃哦~当然如果你想蘸酱料也可以哦~小猴子,怎么不说话呢~”
   “……怎么做到的……”
  “嗯哼?”
  “最后那个地方,那个招数……你是怎么做到的?”伏见猿比古提高音量急切地又问了一遍,抬起头直盯着伏见仁希的双眼,双眼闪烁着希冀的光芒。
  伏见仁希愣了一下,爆发出一阵大笑。
  “小猴子你……哈、哈哈……有趣,有趣……太好玩了……哈哈哈哈……”
  “NikiNiki,快告诉我,告诉我。”伏见猿比古急切地扯着伏见仁希的衣服下摆。
   笑了许久,直到终于笑够了,伏见仁希直起身子,擦了擦眼角,“真是的,眼泪都笑出来了啊。小猴子,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天真啊。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
  “Niki……”
  “撒娇有没有用哦~”伏见仁希把终端丢在沙发上,双手环胸,弯下腰自上而下俯视着他,“呀~差点忘了啊。小猴子,我赢了哦~小猴子~”
  “啧……”伏见猿比古面色有些发白,纠结挣扎了许久,心下一横,牙关一咬,仰头看向伏见仁希,“愿赌服输。来吧。”
   伏见仁希看着他面色不断变化,就像打翻了调色盘一样,当看到他摆出这一副豁出去的样子,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
  “小猴子……你,哈哈,你太好玩了……摆出这样一副样子……哈哈哈哈……”
  “笑够了吗。”伏见猿比古咧开嘴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仿佛只要伏见仁希的答案不能让他满意,他就要冲上去咬他一口一样。
   伏见仁希差点又笑了起来,“怎么笑都不会够啊,小猴子真是太可爱了。”
   “啧……”
   “说起来,小猴子,你不会真以为我要向你嘴里塞蟑螂吗?”
  伏见猿比古面色一僵,随后又放松下来。
  “真是太让我伤心了,小猴子,我怎么可能会对你做出那样的事呢?我可是这样深深的爱着你啊,小猴子♥。只是个开个玩笑罢了。”伏见仁希站直身子,头偏向右侧
   “啧……成天都是那个样子,谁知道你这个家伙是不是认真的……”伏见猿比古小声抱怨道。
  “小猴子,又在说我的坏话了吗?”
  “并没有。”伏见猿比古提高声音,
  “是吗?小猴子你不乖哦~……这次就算了。下次再这样我会喂你吃蟑螂哦~不听话的孩子要乖乖接受惩罚哦~”
  “啧……”
  “对了,小猴子~”伏见仁希似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事,不怀好意地俯视着伏见猿比古。
   “什么事?”伏见猿比古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小猴子~你的假期作业有‘和父母一起做一顿饭,联络一下感情’吧……”
  “不,只是社会实践罢了,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哈?小猴子,别开玩笑了!作为学生就要乖乖地完成每一项作业啊!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呢?小猴子,你那是什么表情,我说的有错吗?”
  伏见猿比古一脸抽搐的看着他,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吐槽。
  “不,并没有错。只是……”
  “所以说,小猴子,我们一起来做寿司吧!不会让你感受到我对你深深的爱意哦~”
  “不,我拒……”
  “我什么时候说过你有拒绝的权利了?小猴子~”伏见仁希一把把伏见猿比古抱了起来扛在肩上。
  “喂,Niki!放我下来啊,混蛋!”伏见猿比古吓了一跳,一边怒吼,一边挣扎,却无济于事。
   “小猴子~再乱动就把你从楼上丢下去哦~乖乖的听话,不会让你无聊的。”
  “啧……”
  “小猴子~你很讨厌吃蔬菜吧。”
  “那又怎样,你不是最清楚吗?”伏见猿比古放弃了挣扎,只是不时地调整着姿势,使自己稍稍舒服一些。
  “不怎样。”伏见仁希顿了一下,提高声音继续说道,“那就决定了,来做绿色的寿司吧!”
  “哈?”
——————————part  2   end
这是个突发的脑洞,part red 是安娜与伏见的场合,时间点在伏见加入赤组后,part green是仁希与伏见的场合,时间点在伏见刚上国小时。
本文无cp,日常温馨治愈向。

TBC

[原创无cp]伏见的寿司(part 1 red)

第一次写文,第一次发文。不知道格式什么的对不对,如果有什么问题欢迎指正。
才发现之前好像不小心打上了end……ORZ
那么重新说明一下:
1、本文无cp,日常温馨治愈向。ooc预警。
2、文章分为red和green两部分。part red时间点在伏见加入赤组后,part green时间点在伏见刚上国小时。
想要写出的是“不同时间点的伏见与不同的人做同一件事”这样的脑洞。
3、本文预计十章左右完结,尚不确定是否写番外。
——————————————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大厅里只点了一盏灯,昏暗的光线让人只能看清物体的大致轮廓。风偶尔从门口路过,轻轻抓起那块写着“close”的木牌,随后再将它放下,发出细微的摩擦声。
  伏见坐在吧台的尽头,如往常一样。
  左脚弯曲着踏在吧凳下的横杆上,右脚抬起来放在左腿上,大腿外侧紧贴着吧台,整个下身朝向着楼梯口,上半身却扭转了近乎90°,朝向吧台内侧。身体向右倾斜,仿若无骨一般倚在吧台上,头偏向左侧,堪堪摆正头部,使得双眼在一条水平线上。嘴角微微下撇,下巴微微抬起,仿佛在蔑视或是嘲讽着什么。双眼半睁半闭,百无聊赖地盯着屏幕上飞速闪过的一排排编码。忽然间,似是看见了什么有趣的东西,双眼一下子睁大,脊背也挺直了,身体前倾,目光紧紧地盯着屏幕。
  伏见伸出舌头舔了舔干燥的下唇,右边嘴角慢慢扬起,勾出一个极富侵略性的笑容,手在键盘上快速敲打着。伏见的手指很修长,就是那种所谓的“很适合弹钢琴的手”,他敲打键盘的样子也如同弹钢琴一般赏心悦目。
  “嗒,嗒,嗒……”一串脚步声从楼上传来,伏见顿了顿,不由得咋了一下舌,加快了手上的速度,十指仿佛都带上了残影。
  按下保存键,伏见松了口气,关上终端,跳下吧凳。
  安娜站在二楼楼梯口,大概是刚睡醒的缘故,脸上带着浅浅的红晕,头发有些凌乱,几根呆毛坚定地挺立着。
  “啧,说过的吧,生病了就好好躺着休息,少在这儿乱跑。”伏见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耐烦。说话间,他摸了摸安娜的额头,确定已经恢复了常温,心里算是稍稍松了口气。顿了一下,顺势帮安娜理了理头发,将呆毛一根一根压了下去。
  “别担心,猿比古,已经好多了。”安娜的嘴角弯起一个小小的弧度,眼里含着笑意,目不转睛地盯着伏见。
  “啧。我并没有担心。只是,如果你出事了,misaki可不会放过我。”
  伏见有些不自在,耳根有些发烫,率先移开了视线。虽然知道她看不见,但那样仿佛能看透人心的眼神还是让他无所适从。伏见又扫了一眼安娜的双眸,明亮而纯净的眸子清晰地倒映着他的影像,美丽的如同一颗红色的宝石。
  “啧,麻烦死了。”伏见小声抱怨,随后又提高音量,“有什么事吗?” 虽是这样问,脸上却明白的写着“没事最好”。
  “猿比古……我饿了。”安娜咬了咬下唇,垂下眼眸,小声说到。
  “哈?……啧,知道了。厨房应该有吃的。”伏见叹了口气,牵起安娜的手,引着她走下楼梯。
  
  
  所以说,最后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伏见一脸不耐地淘着米,侧过头瞥了一眼正在忙碌的安娜。
  似乎是感受到了伏见的目光,安娜转过头看着伏见,头微微向右偏,似是有些困惑的样子,随后弯起嘴角,送上一个乖巧的笑容。
  “啧。”伏见有些狼狈地收回视线,低头盯着自己手中的米。
  
  
  在厨房晃了一圈,只找到一盘寿司,白色的米饭上点缀着红色的颗粒状物体,看上去十分诱人,令人食指大动。
  安娜夹起一块寿司,轻轻咬了一小口,身体颤了颤,艰难地咽下,然后镇定地放下筷子和寿司,拿起一旁装着温水的杯子喝了一大口水。
  “猿比古……”
  伏见抬起头,挑了挑眉,不明所以。
  安娜把盘子向伏见的方向推了推,伏见皱起眉头,看了看安娜,又看了眼寿司,犹豫了一下,拿起筷子夹起一块寿司送入嘴中,一股难以言喻的味道立刻充斥了伏见的整个口腔。
  接连灌下两大杯水,依旧未能完全冲散嘴里的那股味道。伏见端着一杯水坐在桌边,目光涣散,双眼无神,手指无意识地捏紧了玻璃杯。
  “ 那是什么东西……”良久,伏见终于缓过来了。
  “多多良,红色的寿司……”
   “啧,下次别再让十束哥做什么创新菜。”回想起刚刚口中的味道,伏见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安娜沉默着低下了头。
   “啧。”看着安娜闷闷不乐的样子,伏见皱紧了眉头,“想吃寿司的话我去做。”一句话脱口而出,伏见愣了愣,立刻后悔了,想要收回刚才的话。
  安娜一下子抬起头来,惊喜的睁大眼盯着伏见。
  “红色的?”
  看着安娜眼中的光芒,伏见愣了一下,咽下原本想说的话,叹了口气,点点头,“嗯,红色的。”
————————part 1 end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