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豆

中二学生,伏见厨,男神云雀和卷福

[原创无cp]伏见的寿司(part 2 green)

  夕阳逼近了地平线,夜色开始降临。
  街道笼罩在一片让人窒息的寂静中,空气仿佛也凝固了,不见一丝风的痕迹。
  “嗒,嗒,嗒……”一个身影飞快的穿过小巷。那是一个年轻精壮的男子,上身穿着一件深灰色的运动衫,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的长裤,裤脚有些破损,右手紧握着一把一米多长的太刀。
  男子在一间酒吧门口停了下来,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装备,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 ,平复自己过分激动心情。
  右手握紧了太刀,抬起左脚用力踹开门,冲了进去。抬起手向右边一刀劈下,然后迅速翻过吧台,把吧台当做了掩体。
  一个半透明的身影从一边冲了出来,嘴里发出野兽般的嘶吼声,男子立刻举起手里的刀自下而上砍中了它。幽灵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消失得无影无踪。更多的幽灵陆续出现,男子镇定地不断变换位置,灵活挥舞着手中的太刀,动作十分流畅,心中数着自己杀死的幽灵的数量。
  幽灵越来越多,男子已不像刚开始那样从容,动作有几分迟钝,好几次都是堪堪躲过幽灵的袭击,但现在任然是男子占了上风。
  第一百二十只幽灵被男子击毙,消失在原地,酒吧里突兀地安静了下来,显得有几分诡异。男子更加紧张,更加用力握紧了手中的刀,屏息凝神地盯着楼梯口。
  他知道,还有十秒钟,最后一只幽灵,同时也是最难缠的一只幽灵,即将从这里出现。
  十,九,八……
   心脏砰砰直跳,呼吸逐渐加重,手指越发用力的捏紧了太刀的刀柄,双眼目不转睛地盯着紧了楼梯口。
  七,六,五……
  他已经在这间酒吧花费了许多时间了,这一次他做充足的准备,拼尽全力也要通过这个关卡,他已经等不及了。
  四,三,二……
  嘴角慢慢上扬,勾出一抹浅浅的笑,快了,快了……
  一!
  一双手重重的拍到了伏见猿比古肩上,他全身震颤了一下,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背后寒毛倒竖,直冒冷汗。手向上一扬,终端在空中划出一个优美的弧度,眼看就要掉到地上,一只手从身后伸了过来,抓住了终端。
  与此同时,前方的屏幕中传来一声痛苦的嚎叫,夹杂着一串极为尖利的笑声。 随后一切归于平静,一个嘶哑的声音幽幽地叹了口气,拖长声音缓缓说到:“you fault”
  “Niki!”伏见猿比古捏紧了拳头,气的浑身发抖。
  这是最近才出的一款策略动作类游戏, 在各个年龄阶段的人群中都广受欢迎,即使是像伏见猿比古这样六七岁的孩子也被它深深地吸引了。最近,趁着学校放假,伏见猿比古沉浸在游戏中无法自拔,一路势如破竹,却在最新的一关上卡了许久,每次都因为前面失血过多被最后的boss虐杀。这次他好不容易以近乎满血状态对上最终boss,却被伏见仁希破坏了,自然气得都要疯了。
  伏见猿比古握紧拳头,转过身,横眉倒竖,怒瞪着身后的人。
  那是一个年轻的男子,大概二十七八的样子,身上穿了一条故意做旧的露出脚踝的紧身牛仔裤和一件挂满金属装饰的黑色的修身衬衣。脖子上挂着一条银色项链, 耳朵上还扎着好几个耳钉, 腕上套着几个银镯,手指上戴了七八个不同款式的戒指,随着手的运动,饰品相互碰撞,叮当作响。
  伏见仁希用手指灵活地把玩着终端,好整以暇地看着伏见猿比古气急败坏的样子,笑得全身颤抖,直不起腰来。
  “哈,哈哈哈,小猴子你,哈哈哈哈,生气了,生气了,真是,真是太可爱了哈哈哈……”
  “Niki!”伏见猿比古再一次怒吼,伏见仁希爆发出一串更夸张的大笑。
  “啧。”伏见猿比古握紧了拳头,偏过头,闭上眼,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他知道,自己越是生气,伏见仁希就越开心。对他生气根本无济于事,只会白白地让他看笑话。
         “小猴子你居然会对这种垃圾游戏感兴趣,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又生气了吗?真是可爱的表情啊~小猴子,再瞪着我……就把你眼睛挖、出、来哦~”伏见仁希弯下腰,把脸稍稍贴近伏见猿比古。
  伏见猿比古有些不适地后退了几步, 又惹得伏见仁希大笑起来。
  “我有说错吗?这种简单到爆的游戏,随随便便就可以通关了。也只有小猴子你才会如此费力。不信吗……”伏见仁希直起身来,点开游戏,“小猴子~给我乖乖地看着,要一动不动地认真看着,不准眨眼哦~”
  伏见仁希控制着人物快速穿过大街小巷,游刃有余地避开一个个陷阱。如他说的那样,对于伏见仁希来说,这是个相当简单而无趣的游戏。
  “真是无趣的游戏呀,老套的剧情,弱智的陷阱,嘈杂的音效,拙劣的动作,跟打了马赛克一样的画面……垃圾……你是怎么忍受下去的啊……说起来,小猴子,连这种垃圾游戏都玩不过……莫不是跟那些蠢货待久了,智商变得跟草履虫一样了吗,呵……”伏见仁希不断喷吐着毒液,嘴角挂着一抹漫不经心的笑容,手指灵活地动着。
  伏见猿比古充耳不闻他恶毒的嘲讽,睁大眼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眼睛里闪着激动的光芒。
  伏见仁希瞟了一眼伏见猿比古,被他眼里散发出来的光芒怔了一下,手下一顿。眉眼柔和了一瞬,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一个罕见的不含恶意的笑容,呵,还真是个小孩子……
  “Niki!左边!”伏见猿比古忽然大叫,伏见仁希收回注意力,操纵人物躲开从左边飞来的暗器,但为时已晚,人物的血量瞬间下降了一半。
  “啧。垃圾游戏?哼,会被这种弱智陷阱伤到,Niki你也不过如此,说什么大话……”伏见猿比古仰起头,嘲讽道。
  “闭嘴,小猴子,不要碍事。我说过你只需要乖乖看着就好,我会赢给你看的。”
  “哈?你在说笑吗,才刚开局就失了这么多血,怎么可能……”
  “哦?小猴子不相信啊……要打赌吗?如果我赢了,我就把蟑螂塞到你嘴里哦~”
  “……如果你输了呢?……喂,那边有陷阱,笨蛋niki。”
  “我、知、道。小猴子给我闭嘴。 我不会输的,小猴子,等着吃蟑螂吧。”
  “啧……”
  
   “这,这不可能……”伏见猿比古一脸震惊地盯着屏幕。
  “哟,小猴子,看来是我赢了呢~”伏见仁希斜靠在墙上一手插在裤兜了,一手向下抛着终端,得意地看着屏幕上显示的“you win”
  “小猴子,你想吃什么口味的蟑螂呢~我推荐直接生吃哦~当然如果你想蘸酱料也可以哦~小猴子,怎么不说话呢~”
   “……怎么做到的……”
  “嗯哼?”
  “最后那个地方,那个招数……你是怎么做到的?”伏见猿比古提高音量急切地又问了一遍,抬起头直盯着伏见仁希的双眼,双眼闪烁着希冀的光芒。
  伏见仁希愣了一下,爆发出一阵大笑。
  “小猴子你……哈、哈哈……有趣,有趣……太好玩了……哈哈哈哈……”
  “NikiNiki,快告诉我,告诉我。”伏见猿比古急切地扯着伏见仁希的衣服下摆。
   笑了许久,直到终于笑够了,伏见仁希直起身子,擦了擦眼角,“真是的,眼泪都笑出来了啊。小猴子,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天真啊。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
  “Niki……”
  “撒娇有没有用哦~”伏见仁希把终端丢在沙发上,双手环胸,弯下腰自上而下俯视着他,“呀~差点忘了啊。小猴子,我赢了哦~小猴子~”
  “啧……”伏见猿比古面色有些发白,纠结挣扎了许久,心下一横,牙关一咬,仰头看向伏见仁希,“愿赌服输。来吧。”
   伏见仁希看着他面色不断变化,就像打翻了调色盘一样,当看到他摆出这一副豁出去的样子,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
  “小猴子……你,哈哈,你太好玩了……摆出这样一副样子……哈哈哈哈……”
  “笑够了吗。”伏见猿比古咧开嘴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仿佛只要伏见仁希的答案不能让他满意,他就要冲上去咬他一口一样。
   伏见仁希差点又笑了起来,“怎么笑都不会够啊,小猴子真是太可爱了。”
   “啧……”
   “说起来,小猴子,你不会真以为我要向你嘴里塞蟑螂吗?”
  伏见猿比古面色一僵,随后又放松下来。
  “真是太让我伤心了,小猴子,我怎么可能会对你做出那样的事呢?我可是这样深深的爱着你啊,小猴子♥。只是个开个玩笑罢了。”伏见仁希站直身子,头偏向右侧
   “啧……成天都是那个样子,谁知道你这个家伙是不是认真的……”伏见猿比古小声抱怨道。
  “小猴子,又在说我的坏话了吗?”
  “并没有。”伏见猿比古提高声音,
  “是吗?小猴子你不乖哦~……这次就算了。下次再这样我会喂你吃蟑螂哦~不听话的孩子要乖乖接受惩罚哦~”
  “啧……”
  “对了,小猴子~”伏见仁希似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事,不怀好意地俯视着伏见猿比古。
   “什么事?”伏见猿比古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小猴子~你的假期作业有‘和父母一起做一顿饭,联络一下感情’吧……”
  “不,只是社会实践罢了,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哈?小猴子,别开玩笑了!作为学生就要乖乖地完成每一项作业啊!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呢?小猴子,你那是什么表情,我说的有错吗?”
  伏见猿比古一脸抽搐的看着他,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吐槽。
  “不,并没有错。只是……”
  “所以说,小猴子,我们一起来做寿司吧!不会让你感受到我对你深深的爱意哦~”
  “不,我拒……”
  “我什么时候说过你有拒绝的权利了?小猴子~”伏见仁希一把把伏见猿比古抱了起来扛在肩上。
  “喂,Niki!放我下来啊,混蛋!”伏见猿比古吓了一跳,一边怒吼,一边挣扎,却无济于事。
   “小猴子~再乱动就把你从楼上丢下去哦~乖乖的听话,不会让你无聊的。”
  “啧……”
  “小猴子~你很讨厌吃蔬菜吧。”
  “那又怎样,你不是最清楚吗?”伏见猿比古放弃了挣扎,只是不时地调整着姿势,使自己稍稍舒服一些。
  “不怎样。”伏见仁希顿了一下,提高声音继续说道,“那就决定了,来做绿色的寿司吧!”
  “哈?”
——————————part  2   end
这是个突发的脑洞,part red 是安娜与伏见的场合,时间点在伏见加入赤组后,part green是仁希与伏见的场合,时间点在伏见刚上国小时。
本文无cp,日常温馨治愈向。

TBC

评论

热度(6)